安达鲁西亚

安达鲁西亚

西班牙南部的安达鲁西亚,长达550多年都是在伊斯兰王朝的统治之下,文化及美食融合了伊斯兰、罗马,甚至是北非摩洛哥的特色,可看到许多像是土耳其的建筑奇景,也有风景媲美希腊爱琴海岛屿的白色山城。此外,安达鲁西亚更是佛朗明哥与斗牛的发源地,游走在中世纪的街道中,欣赏即兴的佛朗明哥、在热情的西班牙小酒馆里开怀畅饮,感受美好的度假风情。

若是往被称为「太阳海岸」的大西洋沿岸漫游,可发现许多矗立着白色山城的高丘,一座座优雅的拱门串连起白色迷宫般的村落,明明情景像极了爱琴海岛屿,但迎面走来的却是恍若来自土耳其的回教蒙面美女。加上融合西班牙与北非摩洛哥的特殊饮食风格,使得安达鲁西亚成为西班牙国境之南的异国梦幻天堂。

美丽的伊斯兰宫殿、夕阳下白色山城、沿着屋檐流洩的豔色九重葛,安达鲁西亚像是用马赛克拼贴出来的一块瑰丽梦土,色彩缤纷斑斓让人目眩神迷,尤其是夜晚的小酒吧更是融合着西班牙与北非风情,宛若电影情节中虚构的神秘场景无所不在,与其说安达鲁西亚是西班牙南部的一块区域,不如形容它是存在于异色绮梦中的无垠国度。

安达鲁西亚

赛维亚 沉迷在哥伦布的黄金世纪

金黄色的夕阳像是一桶打翻的颜料,流洩在赛维亚旧城市中心的宪法大道(Av.de la Constitucion),高耸的希拉达塔沐浴在金色的微光里,与隔街的伊斯兰、巴洛克式建筑群相互映照,加上穿梭在大道上的复古马车与现代化的路面电车,景色奇特瑰丽到让我觉得不是身处现实世界,而是置身在某个异国色调浓厚的电影场景之中。

华丽到疯狂的大教堂

大航海时代的16世纪,来自新大陆的金银源源不绝地涌进西班牙国土,使得西班牙国力达到全盛,史称「黄金的世纪」,身为西班牙第4大都市的赛维亚,彷彿还停留在大航海时代的荣光中,建筑、艺术与人文之美让人惊叹。

矗立着希拉达塔的赛维亚大教堂(Catedral en Sevilla)是赛维亚最美丽的建筑,原本是回教统治时代的伊斯兰寺院的赛维亚大教堂,在史称「国土复兴运动」这场长达800年的战事中被夺还,当时基督教派的气势在安达鲁西亚锐不可挡,赛维亚大教堂便是在1401年由一群野心勃勃的圣堂参事会员发下狂语:「要建造一座让后世觉得这未免也太华丽到疯狂的大教堂。」

于是,前后浩费百年时间,融合哥德式与文艺复兴风格,将其改修成与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英国伦敦的圣保罗大教堂,并列为世界三大大教堂的华美建筑。赛维亚大教堂中心地带最让人瞠目结舌的是金碧辉煌的中央礼拜堂主祭坛,广达230平方公尺的巨大主祭坛,周围由36个以基督诞生、传道、受难、死亡与复活等华美的浮雕装饰,加上镶绘着赛维亚派画家宗教画作的大小礼拜堂,交织出华丽庄严的气氛。

永恆不灭的大航海时代荣光

赛维亚大教堂之美在经过数个世纪之后,的确印证了圣堂参事会员的预言,成为让后世啧啧称奇的建筑、艺术与史学的华美殿堂。对于西洋画史有研究的旅人,必定会驻足在慕里欧的《圣安东尼奥的礼拜》与哥雅的《圣儒斯大与圣卢菲娜》宗教画前。

而我,则对赛维亚大教堂里的哥伦布之墓恋慕已久,1898年从古巴的芭芭拉大教堂回归赛维亚的哥伦布灵柩,里面究竟是不是哥伦布的灵骨让考古与历史学家争论一世纪不休,是或不是对我来说没那幺重要,让我在灵柩前流连不去的欣赏重点是扛起黄金色灵柩的国王,4个组成当时西班牙国土的国王分别是卡斯提尔、莱昂、拿瓦拉、亚拉冈,光是名字就充满英雄情怀,国王全身上下的头饰与甲冑更是雕琢精美,让我联想到电影《魔戒》里的国王与骑士。

环伺四周,欧洲中古世纪骑士精神、基督教信仰与伊斯兰文化等美学毫不突兀地调合在这座大教堂里,美得让人屏息。来到欧洲的大教堂,若看到有钟楼可爬,可千万别偷懒,爬上去的景色绝对不会让你失望,赛维亚大教堂里的希拉达塔自然也不例外。

楼高98m、高约70m的希拉达塔原本是回教时代的祈祷唤拜楼,16世纪被改建为大教堂钟塔,徐缓的斜坡与阶梯往顶端迴旋而上,每往上转一圈就有一个挑高镂空的窗框,边缘形状各异的窗框里可看到赛维亚的市景,橘黄色与粉白色交错的城镇屋顶像是一幅幅美丽的拼布画,让攀登钟塔的过程一点也不觉得累。

安达鲁西亚

佛朗明哥的热情氛围

瀰漫着伊斯兰建筑之美的阿卡萨堡(Real Alcázar)与赛维亚大教堂隔街相望,原本是回教王宫的阿卡萨堡历经基督教与天主教等历代信仰不同的国王,是座呈现出混合各种风格的瑰丽宫殿。尤其是14世纪建造的佩德罗一世宫殿(Palacio de Don Pedro),因当时的国王佩德罗一世与格拉纳达回教王朝颇为交好,建筑格拉纳达最华美宫殿阿尔汗布拉宫的工匠毫不藏私地将技术贡献给阿卡萨堡,只见蔓藤花纹灰泥工艺在宫殿内极尽
奢华地蔓延,气派的天井圆顶与拱门迴廊边种满鲜豔的玫瑰花丛,空气中无时不飘散着充满皇家气息的香氛。

身为戏剧《卡门》、《赛维亚的理髮师》故事舞台的赛维亚,整座城区活生生就是中古世纪的场景,像是西班牙的国粹「佛朗明哥舞」与「斗牛」都发源自赛维亚,广场上时常可见佛朗明哥表演,舞者穿着豔丽的长舞裙在吉他与击掌声中迴旋,尤其是4月春祭Feria时更是热闹非凡,不分男女老幼都穿上亮丽衣饰,随兴地在街上踩踏着佛朗明哥的激烈节奏。

入夜后魅惑的圣十字街

停留在赛维亚的期间,我最喜欢趁着豔阳尚未晒得炙烈的早晨,漫步在赛维亚大教堂的橘子中庭(Patio de los Naranjos),六月结实纍纍的橘子树连成优雅的树荫,黄澄澄的硕大橘子飘散着阵阵甜香。黄昏接近傍晚时,我喜欢避开大教堂旁边等候搭乘观光马车的人潮,往圣十字街(Barrio de Santa Cruz)方向散步。

圣十字街曾是犹太人的居地,15世纪末犹太人被西班牙驱逐后,这里成为富裕阶层的住宅区,雪白漆墙的长巷尾端常可见到圣母像的磁砖装饰,或是一些以圣母、基督、生命及水为主题的磁砖画,非常古典优雅。入夜的圣十字街充斥着餐厅与小酒吧,穿着笔挺制服的侍者在路边橘子树下排列桌椅,提供道地的西班牙开胃小菜Tapas、西班牙炖饭Paella de verduras,以及名闻遐迩的西班牙生火腿Jamó Serrano与水果红酒Sangria等美酒佳餚。

安达鲁西亚

Los Gallos

创业于1966年的Los Gallos,邀集了赛维亚一流的表演者,深入灵魂底部的佛朗明哥舞蹈节拍与歌声,让人深深惊叹。每到9点左右,西班牙人的晚餐时间一到,圣十字街简直座无虚席,清脆的酒杯撞击声不绝于耳,人们忘情地拉开嗓门交谈着,兴致来了,甚至会男女捉对跳起舞呢!圣十字街的小巷尾端,有一间赛维亚最古老的佛朗明哥秀场,创业于1966年的Los Gallos。

每晚8点及10点半各有一场长达1小时的表演,场地并不大、甚至可以说是狭窄的Los Gallos和一般开放给团体观光客用餐兼看演出的秀场不同,舞者、吉他手、歌者与观众近乎零距离,发源自吉普赛民族的热情歌舞,将整个场子化为一个火热的熔炉,时而奔放激昂、时而婉转泣诉、时而妖豔媚惑,发自灵魂与血肉深处的佛朗明哥让观众几乎忘了呼吸的存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