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特工(一):陈泰维妙笔修旧照‧为相寻框

职业特工(一):陈泰维妙笔修旧照‧为相寻框古董买卖家陈泰维,三十多年不断地“出卖文化”后,几年前决定做一些“好事”──维修旧镜框及还原相片,就是他想“扣”住传统文化的一份心意。这门工作冷得很,陈泰维心知肚明,他说,赚不了钱之余,手工更是非细不可,对那些破烂不堪的镜框,不但要对它背景有一点了解,还得有个非常有幻想力的脑袋,否则想救也救不了。维修旧镜框的想法,是从他爱珍藏旧相片开始。“让很多人害怕的死人照我都收藏了很多,数十年来都收藏了600张,有好的相片一定要配上最衬它的镜框,所以,维修旧镜框最终成为我的专业,为被遗弃死人照镶上最合适的镜框,也算是为它们建立一个美好的‘家’。”走进“陈家古玩”,抬头一望,多数人会觉得毛骨悚然,只因墙上挂满了成排成列的“死人照”,而且镶上的,全都是古时的椭圆形镜框。只见主人家陈泰维边望边满足地说:“照片里的人物我全不认识,很多是我从跳蚤市场买回来的,后来学会维修及改造旧镜框后,我就给它们镶上最合适的镜框,瞧!配搭得多完美!”56岁的陈泰维原从事美工艺术业,收藏古玩则是他自小的唯一嗜好,后来,自己做生意赚了些钱后,就开了这家由三家店面组成的一站式“陈家古玩”,专经营古董古玩的买卖生意。垃圾场检旧镜框陈泰维说,要成为一名称职的收藏家,非得要懂心理、知识和思想,所以一直以来都是无师自通,三十多年来,只要和艺术有关的,从雕刻到改造,他都有大家所想像不到的才能,样样皆通,而近年来,他服务的範围更包括了冷得不行的“维修旧镜框及修复旧相片”。“说到这额外的服务,其实也是我‘出卖文化’多年后,希望能为保留旧物尽一份心意,非常古典快失传的旧椭圆形镜框,丢掉一个就少了一个,虽然这样的工作要耗去我很多的时间和心思,也赚不了几个钱,但我甘之如饴。”看到一手挽救回来的作品就觉得非常满足的陈泰维向记者表示。会萌生修复旧镜框和旧相片的念头,陈泰维说,全都是为了那收藏了三十多年的旧相片有一个完整的“家”而起。“我很爱收藏旧相片,不管是什幺照片,包括死人照、结婚照和棺木照,我都收藏了很多。收藏陌生死者的照片,很多人可能觉得很恐怖,但我当它们是宝,有些还是从垃圾场捡回来的,有不少更被子孙损毁了,我就利用电脑还原它,前后都收藏了六百多张,很多是超过百年的旧照。”旧照片一直是他的心头爱,但在几年前,他对仅仅收藏旧照片有点不满意,觉得不找一个美美的框给它们镶上,好像也太对不起它们了,但若要镶框,对古物文化抱持完美主义的陈泰维又觉得“四四方方的相框太花俏,会削去旧照的原味。”为此,自那天起,他就疯狂地收集旧相框,而且非常坚持要找的是60年代开始绝迹的圆形和椭圆形镜框。圆形象征服圆满和谐“旧时代的人都爱用圆形和椭圆形镜框,象徵圆满和谐,除了相框,家中镜子的形状也最好採用这两种,或是稜角较少较不尖锐的镜子,然而现代人都倾向于用方形镜框,看到圆形的镜框,都会皱着眉头说:‘好土,好阴沉,好恐怖。’”他说,旧镜框除了外形是圆的,用料都是木和石膏,很多时候还会用稍微浮突的镜片,而镜框的图案设计,都是非常特出的手工雕刻,除了花纹,也有人物等设计,非常有心思和韵味。“哈哈,很多时候我都是在驾摩多经过垃圾场时捡到的,但很多被丢弃的旧镜框也已破烂不堪,都是经过我特别加工和重新设计改造过,才成功打救回来,不过,能保留的我都儘量保留,这本来就是珍藏古物的意义嘛!”修复旧镜框的手艺,他是无师自通,之前他一直都为人做纪念品,对製作过程,他已经有一个基本的概念,雕刻又是他的强项,所以,修复和设计镜框的技巧,他在短短时间内就轻易上手了。有时,对一些完全毁坏没办法修复的相框,他只好忍痛把某部分锯掉,然后废物利用,把一些坏了的钟或摆设品给接上去,重新设计过,有时给它雕上花卉,有时给它装上他最爱的天使,也就成为一个全新漂漂亮亮的装饰品了。“我目前也帮人修复旧镜框和古董镜框,一个镜框可能要花几星期才能完成,但也有试过花上整年的,时间花得越长,即是难度越高,我就觉得有趣非常,要我花再多的心思也不在意,有时,连亏本生意也做,只要自己觉得有满足感,有意义就好了。”他说,修复镜框的收费由几十令吉到几千令吉不等,要视修复的难度和手工而定,而他,当然也有着典型的“艺术家脾气”,没感觉的,不是有特殊意义或太新的镜框,他一律不修。近期时,他就修过一面四尺宽八尺长的大镜子框,他说,那镜框的修复过程最令他难忘,他花了很长时间很多精神在里面,虽然收费四千多令吉,但事实上,他做的还是亏本生意,但因为甘心所以在所不惜,而这也是他最满意的作品之一。还原旧照片,也是同样的原因。“我自己很爱旧照片,也相当明白旧照片对一些人的意义。“就算拿过来的旧照片破烂不堪,他还是会想尽方法用电脑修复,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个小儿科。太太和孩子从没反对过他的嗜好,但时不时总会劝他:“老了,好休息了。”然而,看到他总是那幺投入,只要说起收藏品,脸上都会得意的发光,完全把店舖当成第二个家,也就不再啰嗦了。“这三家店三十多年来佔了我人生中相当重要一个位置,但我相当明白‘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这道理,有一天,我可能会全部卖掉,一样都不留。”只要有特色陪葬品也收只要有特色有价值,陈泰维什幺都会收藏,除了旧照片,陪葬品他也照收不误。“做我们这行,应该是百无禁忌的,可一些太恐怖的照片或一些死人穿过的寿衣,我就坚持不收。心里不爽,收了也没意思。”刚开始收集旧照时,他心里也是毛毛的,每次帮它们镶框时,都会在心里悄悄的告诉它们:“莫怪我,是你的子孙们把照片遗弃了,我才把你带回来修的。”他说,他打从心里尊敬它们,自己也是在做好事,旧照片一般上也没人要买的,他纯粹只是收藏。久而久之,他也把照片里的人物当成自己的亲戚,有些人看上去会觉得恐怖,但他却自在得很,他说:那也是一项艺术品。他说,“我曾买过一些很恐怖的旧照,包括解剖照、死者穿着九代衣服入棺的写实照片,但,那感觉太恐怖了,我后来也不收了。”张信哲光顾分享收藏心得台湾歌手张信哲几年前也两度光顾他的店,他说,这年轻人对玻璃瓷器很有研究,他对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他说,张信哲两次的光顾都是向他买了一对价格几千令吉的古董灯饰,刚开始他并不晓得他是台湾着名歌手,和他分享收藏心得后,太太在稍后才告诉他。三四年后,张信哲再次光临店面,当陈泰维问起他身份时,他也大方承认,并告诉陈泰维他从小就对收藏有很浓的兴趣,而他历年来所收的藏品正好可以摆放在他经营的餐馆中。“和他聊过几次,发现他有一点真的跟我很像,我们都是很投入很认真的收藏者,但对这嗜好却有一套很明确的赚钱计划,爱它之余,也会用它来赚钱。他是用他收藏多年的古董灯饰来装饰他的餐厅,而我则计划成立自己的小型博物馆,我们都认为要先有钱,才能真正去落实自己的理想。”小型博物馆趣味古玩全有目前,陈泰维正如火如荼的在装修着他的小型博物馆,这计划已做了几年了,小博物馆内将摆放着他三十多年来最经典的收藏品。“博物馆开放时,我打算一律收5令吉的入门费。其实,收入门费这方式也是为了找到真正的知音者,有收钱,就真的会用心去看,这是我的个人想法。”陈泰维的小型博物馆名副其实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内里所有的收藏品都是很有主题性的,包装得相当精緻,很有趣味的古玩都可看到,从厨房系列、童年系列到历史古物系列不等,他的收藏品样样都做得极之完整,令人为之惊喜。“我还特地做了一间古色古香的户外小花园,养鱼及种了很多植物,让人拍照留念,要做就做最好的,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副刊‧报导:林春莲‧2009.04.2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