胎记是前世所受伤害今生索债标识

胎记是前世所受伤害今生索债标识

胎记是前世所受伤害的标识(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在世间有这样一句话: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个理是非常公正的,人欠了债就要去偿还。在千百世的轮迴中,在无明的迷中,谁能不曾造业,谁又能不去偿还。因缘际合,曾经的债主和欠债人终究有相遇的一天,他们又是怎样的要债和还债的方式呢?

我知道一个关于我和亲人的轮迴故事,我把它写出来,希望它能点醒人,让人知道善因必有善果,恶因必有恶果,让人知道要债的方式不一定很激烈,但是却不可以躲过;是可以隐藏在亲情下,却又毫不含糊。

从胎记说起的故事

今年,有一天,我在网上看见两篇关于胎记的文章,一篇文章叫《轮迴故事:胎记的真实目的竟是这个》,文章中说:「有的胎记是前世受伤害的地方,也有的是前世的一个记号,再转世时证明此人是曾经的某某人。」文中举例说:唐初,马家的儿子,临死的时候,他对母亲说:「儿子与赵宗家命中有缘,死后应当给同村的赵宗作孙子。」他母亲不信,就用墨在儿子的右胳膊肘上点了一个记号。赵宗的儿媳妇也梦见马家的儿子来说:「我应当给娘做儿子。」因此而怀孕。她梦中见到的人,和马家的儿子一样。孩子生下来后,检验他胳膊上的黑色墨迹,还在原来的地方。这个孩子长到三岁时,没人引导,便自己走向马家,并说:「这是我原来住的地方。」

另一篇文章《胎记的秘密:来自前世的致命伤害》,作者通过通灵和前世回溯,研究了许多案例,发现百分之九十的胎记与前世的致命伤害有关。文中写到:「一名大学教授,大腿正中横切一条又长又细的红血痕,他的前世是名十六世纪的中国人,因为截肢失血而亡。有一名女裁缝师,右肩上有一个钻石形状的疤痕,那是她在1800年代中期身为苏族(Sioux)印地安战士,被箭射穿的痕迹。一名驯马师说出,她的前世是巫婆,遭到指控后被处以绞刑,她让我看颈部,正好有六寸长的白色胎记横过喉咙附近。」由此,作者得出结论:「灵魂在之前的身体里面,对曾经经历过的创伤与重大伤害,都有非常清楚的记忆,然后,灵魂带着这些记忆进入新身体,再把记忆灌注到新身体的细胞里。细胞对前世伤害所引起的反应,就是胎记。」

胎记是前世所受伤害今生索债标识

女儿一出生头上就有胎记。示意图。(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看着文章,我想到了女儿的胎记,女儿在出生后不久,有一天,我看见小姑子拿着软纸蘸着水,在擦女儿的两眉之间,不一会,她对我说:「嫂子,孩子的两眉之间有个胎记,我还以为是脏了,擦了一会没擦掉,孩子皮肤都被我擦红了。」女儿逐渐长大,那个胎记一直在两眉之间,是淡淡的不规则的形状。当女儿被晒黑时,胎记看起来非常明显。

在吃饭时,我对女儿说:「都说胎记是前世留下来的记号,你这儿胎记里肯定有个故事,不知是从天上带来的,还是地上经历的?」女儿说:「妈妈,你说呢?」我说:「也许时机到了,我就能知道了。」在一个月后,我知道了女儿的胎记里面蕴含的玄机,看见了发生在过去的故事。

这是一个让我感到震惊的故事,于是我确定,每一个胎记的背后的确都有故事。

回溯往事

我讲述的这个故事发生在南宋时期,距今约有870多年。

那一世,我叫金舜,是扬州的一个商人,家中财富颇丰,妻子贺如玉,温柔美丽,儿子金楠,一岁多,非常可爱。作为一个商人,我经常在外奔波。府中的管家不是善良之人,他趁我不在家,偷盗财富,还诱惑了我的妻子,两人之间有了私情。这些事情被我的一个江湖朋友廖北察觉,廖北写信给我,让我赶紧回家,他告诉我,他已经派人在监视管家。我爱如玉,不想失去她,我赶紧处理了一些事情,就往家赶。

管家敏锐的察觉到周围的气氛不对,他鼓动唇舌,拐跑了如玉,还捲走了大量的财富。廖北知道了,带人追赶他们。管家慌不择路,带着如玉跑进了庄稼地。如玉累的走不动路,她后悔了,想起了儿子,想起了我对她的好,她不想逃了。她痛恨自己被管家迷住了心窍。她想回去,哪怕跪在我面前,受到屈辱责骂,也想获得我的原谅。管家不让她回去,不由分说背着她跑,等管家也没劲的时候,他俩在树下歇着时,如玉哭闹起来,管家生气了,捂住她的嘴,如玉就咬他的手,管家恼怒之下,打了她一巴掌,两人纠打在了一起。打斗中,如玉的额头撞到一截干树枝上,在两眉之间扎出了血窟窿,如玉象疯了一样,眼里冒着火。管家一看不好,生出了恶意,他掏出匕首,扎向如玉的心脏,然后捲起钱财跑了。

很快天下起了雨,奄奄一息的如玉用手抓着土地,悔恨交加,她觉得对不起丈夫,对不起孩子,她想:来世如果相遇,我一定善待他们。她也非常痛恨管家,为此她发出了毒誓:「来世遇到管家,以额前的伤口为记,诅咒他一辈子娶不到媳妇,让他断子绝孙。」第二天,廖北带人找到了如玉的尸体,廖北拔去如玉身上的匕首,请人修饰了她的遗容,把她埋葬了。

十天后,我回来了,面对的是人财两空的家室,抱着一岁多的儿子,我的内心痛苦异常。儿子哭着要找娘亲,哭得我的心了无着落。母亲信佛,劝导我。岳母和小姨子如烟来告罪,母亲善待了她们。我把妻子从新敛葬,在妻子的坟前,我发誓,如果遇到管家,我一定让他倾家蕩产,不得善终。

小姨子如烟曾撞见过她姐姐和管家的不检点,她纳闷:姐夫一表人才,家产殷厚,姐姐为什幺被管家迷住?她劝过姐姐,姐姐默默无语。现在,她目睹姐夫和孩子的痛苦,内心深深自责,觉的自己没有尽到规劝的责任,思前想后,她萌发了嫁给姐夫的想法,并对母亲说了自己的想法。

岳母心疼外孙,认可了她的想法。岳母对母亲说:「如玉不肖,愧对婆家的疼爱,我想让小女儿如烟来照顾金舜和孩子。」母亲想了想,同意了。母亲对我说,如烟有意照顾我和孩子,让我娶如烟,我推拒了。母亲和岳母一再坚持,如烟的想法又非常坚定,她哭着来问我,是不是嫌弃她,我慌忙摇头,她又说:「你总要娶妻,有谁能比我对孩子更好。」看着泪流满面的如烟,考虑到儿子,我答应了。如烟在府里照顾孩子,一年后,我正式娶如烟为妻,那一年,如烟17岁,我23岁。如烟酷似她姐姐,看见她,我的心就隐隐作痛。唯一的欣慰是儿子非常喜欢她,如烟悉心照顾金楠,金楠长大后,一直以为如烟是自己的亲娘,并不知晓发生的事情。家里后来又添了一对儿女。

因缘使人成为一家

往事过了近千年,世间的冤缘烂债总有了结的时候。在今生,缘分使我们相遇。曾经的江湖朋友廖北转生成我的丈夫,如烟转生成了我的小姑子,曾经的母亲成了我的婆婆,看上去是我嫁给了丈夫,其实我是嫁给了缘分。正月结婚,冬天生下了女儿,女儿是贺如玉转生而来。

至于那个管家,他转生成我的亲哥哥。我的哥哥曾经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美貌少年,可是姻缘却迟迟不到来。在女儿三岁时,有一次哥哥来我家,我们说话间,女儿突然问:「舅舅,你有女朋友吗?」当时,哥哥非常尴尬,说:「还没有呢,以后会有。」丈夫和婆婆听了,哈哈大笑,非常惊讶孩子问出的话语。又有谁能知道,那是一个诅咒在启动。

作为兄妹,在他经济困难时,我帮助他。当他赚钱多的时候,他开始回报我,给我和女儿买东西、花钱,从来不心疼。他对我和女儿很好,可是女儿有些不太喜欢他,我也经常嫌弃他会赚钱,不会攒钱,看不惯他和几个堂弟吃吃喝喝,然后由他来买单。

这个轮迴中还涉及到我现在的父母,在那一世中,他们是管家的父母,父亲纵容管家作恶,认为儿子有本事,还帮着私藏钱财,母亲劝说无效,只能叹息。古人云: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这个余庆、余殃不但跟在当时,还会跟在后世,哪怕相隔百年、千年,也如影相随。

在这一世中,我的父母因为哥哥一直单身,心里备受煎熬,母亲经常在除夕夜让哥哥搬动荤油罈子(民间习俗,意味着动大婚),母亲也曾跪求神灵,祈求神灵赐给儿子一个媳妇。至于父亲,一看别人家的儿子结婚,心里就着急、痛苦,以至于落泪。可是前世,他的儿子又给别人带来多大的痛苦呢?商人金舜人财两空的痛苦,娇儿寻找娘亲的痛苦,岳母失去女儿的痛苦,如烟替姐姐赎罪的心里痛苦。这些痛苦管家能不去偿还吗?能不去承受精神上痛苦的那部分吗?

我的父亲曾经在三年前对我说:「你哥都43了,还没有对象,我们都70多岁了,以后我们没了,你哥岁数大了,就得上养老院,逢年过节的,你家包饺子,做好吃的,就找他吃一顿。」父亲说的眼泪涟涟,我听了,很是心酸。我对哥哥说起这个事,哥哥听了,哈哈大笑:「别听他们的,我能混的那幺惨,尽瞎扯。」

胎记是前世所受伤害今生索债标识

善良帅气的哥哥就是找不到女朋友(图片:Pixabay示意图)

当我确切的知道了我们之间的因缘时,我不由的感叹:世间善缘、恶缘皆可聚为家人,善因必有善果,恶因必有恶果,有谁能逃离因缘业债的捆绑。世间万事真的有其由来,背后的因素错综複杂,有恩的报恩,有怨的索债,前世廖北对金舜的恩义,这一世两人结为恩爱夫妻,「恩」在前世,「爱」在后世;廖北对如玉有敛葬之「义」,这一世两人成为父女,父慈女孝;金舜和如烟生活了一辈子,两人的心中都横亘着一个他们不能说出口,却又刻印在心中的亲人如玉,这一世他俩成为姑嫂。那个管家,欠人钱财,欠人命债,造成了他今生的不如意。人活在世上,无一例外的都被因缘捆绑,今生他认为的亲人——妹妹和外甥女,都是温柔的要债人。

在前缘今世的故事中,我解读着我和家人的缘分。我感叹:善恶因果轮迴报应,真是毫釐不爽。

冤债锁住哥哥

哥哥是个善良、乐观的人,但也有苦恼的时候,最大的苦恼就是至今孑然一身,形影相吊。他不会知道自己的过去做了恶事,不知道自己中了诅咒,他满心渴望的妻子和儿女一直不曾到来,他因为惧怕亲戚的唠叨不愿去走亲访友,面对父母的叹息和忧愁,也曾苦闷彷徨。他知道做好人的理。他对我说:「我知道做个好人的道理,不敢放纵自己的色慾。」我知道,他也曾满心希望,跪求姻缘,可惜月老并不牵线。

这些年,他曾经拿手机让我看某个女人的相片,他非常相信我,他认为我无意中说出的话中隐藏着玄机,他想知道他的缘分到没到来。我知道他心中所想,就告诉他:「人生,只能是随缘。缘分到了,有些事情会自然而然的发生,缘分没到,就当是一个了愿还债的过程吧!」

我对于无意中看到的景象,缄口不言,心中在默默的惊讶和思索。有时哥哥在追求一个对象时,我就看见他腿上被拴上一个灰色的绳子。都说月老拴绳,栓的是红绳,这个灰绳是怎幺回事?是宿世欠下的烂债需要偿还吧。

现在我知道了,在他当管家时,他曾经欺凌骚扰丫鬟、僕妇,还克扣月饷,占佣人便宜。这世,他躲避开真心想和他结成良缘的女子,他追求的、心仪的那几个女孩子,都吃他的、喝他的、欺骗他,没有人真心对他。他还经常领着堂弟们大吃二喝,花钱买单。我看到的是那几个女孩子是过去被他骚扰的女人,堂弟们是过去被他欺负过的僕人。我不再抱怨他傻乎乎的,因为我知道了,他是在还自己欠下的业债。我在想:人单纯点,好啊,还债快,你看那些奸诈的,尽占别人便宜的,一辈子都活在和别人的纠葛里、算计中,债没还,还弄一身病。

人来世间,神早已根据人前世的业债,安排好了人的一生。就象有一个剧本一样,早已写好。命运的转盘在天上转,人就在地上演。如果人能预先窥测到自己的人生剧本,有谁还敢恣意妄为,无法无天。

我写过一些轮迴故事,但是这个故事让我感觉到格外沉重。在轮迴中,即便是亲人之间,也是在明确无误的在要债、在偿还。都说善恶因果报应如影随形,和人的一生紧紧相随,此话当真不假。但是,人在难中时,经常会抱怨上天对自己不公,殊不知是自己在偿还业债。哥哥倒是没有抱怨上天,母亲对上天却充满疑惑:「我儿子这幺善良、大度,又勤快,又能赚钱,怎幺就没媳妇呢?」

胎记是前世所受伤害今生索债标识

我和女儿善解了和哥哥的恶缘(图片:Pixabay)

善解冤怨

我对女儿讲了这个轮迴往事,对她说:「善解了和舅舅的缘分吧,放下过去的诅咒,舅舅也不容易。」女儿问:「怎幺解开?」我说:「请求上天帮忙,放下过去的仇恨和诅咒。」女儿去做了。

我想了想,在哥哥来我家时,对哥哥讲了这个轮迴故事,他听了表情凝重,沉思片刻,说:「我前世真是没少干坏事,难怪这辈子如此。如果那时我明白这些理,我绝对不敢做这些恶。」我对他说:「欠钱财的,不要了;欠命债的,发过的毒誓,也不追究了,你好好生活吧,我们善解了这些恶缘吧!」

生命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穿梭,在无名的迷中轮迴转生,累世的业债包裹着人,苦难的人生必然伴随着人。作为凡人,可以这样说:我们今生遇到的人和事,在前世已经注定;我们来世遇到的人和事,在今生已注定;人生的历程看似开始,结局早已确定。

哥哥是很幸运的,我和女儿都放弃了过去的讨债誓约,哥哥没有了这些枷锁,生命应该感觉到轻鬆吧!

后记:

当这篇文章写成时,我让女儿看文章,女儿看完文章,我想起胎记,去看女儿的胎记时,意外的发现:女儿两眉之间的胎记悄无声息的消失了,我和女儿都感到惊讶和释然。女儿说:「我不追究过去的事情,胎记就没了。」我想:这个胎记失去了标识作用,自然就消失了。

我还知道,哥哥这些年还了他欠下的债的三分之一都不到,了悟因缘的我放弃了迷中那无情的索债,哥哥原本孤独终老的人生已然要发生变化。哥哥的朋友又开始热心的给他介绍对象。我仿佛看见,哥哥的脚上拴着红绳,我希望哥哥有美好的未来!

(本文选自各大新闻媒体与中文网站,内容不代表禁闻网的观点或立场。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繫我们删除。)

上一篇:
下一篇: